六书坊 >  鬼丈夫 >   第十章

万里帮着紫烟拉住了乐梅,发话的对象却是起轩:“真相已经拆穿,你得勇敢些!这是面对现实的时候!”

“让我过去,别拦着我!”乐梅挣扎着试图向起轩靠近:“让我和我的丈夫在一起!”

“不是不是!”起轩整个人已蜷缩成一团,却仍死命的往墙角偎去。“谁说我是你的丈夫?谁说我是起轩?”

见他如此发狂抗拒,她也快疯了。

“你是!你就是!你让大家配合着你,把我骗得好苦好苦!现在每一个人都承认了,你为什幺还要否认?”

“我就是不要承认!”他不敢看她,只能面壁嘶吼。“我不是跟你们说过,我不要面对这一天!不能面对这一天!你们怎幺可以这幺残忍?”他狠狠的以头频频撞墙,嘶声重复:“怎幺可以?怎幺可以……”

一时,女眷们都惊呼出声,而万里和起云则迅速的跳上床去牵制住他。许多声音此起彼落的叫喊着,有人求起轩冷静,有人求乐梅别再刺激他,而在这一片混乱之中,起轩困兽般的锐叫仍高过一切:“你们别管我!快把她拉出去!快呀……”乐梅震颤的望着起轩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怎幺会是这样?怎幺可以是这样?她不惜一死,终于换来了人间相会,在他却是痛不欲生,拒不相认……

他正处于失去理智的崩溃边缘,而她又何尝不是?从投水获救到二度轻生,从知道真相到与他相见,不过是一日之中发生的事,她却历遍了种种波涛汹涌的情绪-在这样狂悲复狂喜的反复状态下,或许,她没能看清某些事实,或许,她应当暂时离他远一点儿,好好把两人之间目前的距离丈量一下,或许,她该把自己的感觉先-在一边,设身处地去体会他的感觉。

被母亲和婆婆劝扶回寒松园之后,乐梅在自己的房中默默坐了一下午,渐渐理清了某些思绪。于是,当强烈的阳光转为柔和的月光时,她又来到了杨家药铺。

整个下午,在众人的轮番劝解下,起轩总算稍微平静了些,却仍执意不肯搬回寒松园,更别提与乐梅夫妻相认一事。

从一表人才的俊秀青年到令人望之色变的畸人,这样的改变虽只在一夜之间,但他内在的重创与剧痛,却绝非一朝一夕就可平复-尽管离开了落月轩,但那道禁门仍固执的合在他心间。因此,这会儿,当他发现乐梅就站在眼前,立刻缩回了自设的禁门后面。

“怎幺又是你?”他靠紧了墙角,姿势如惊弓之鸟。“你走开好不好?走开!”

“你先别激动,也别紧张,我不靠近你就是了。”乐梅柔声说:“你瞧,我不是乖乖的站在这儿不动吗?折腾了一整天,你累了,大家也累了,不能再这样磨下去,对不对?所以,请你静静听我说几句话,好吗?”

也不知道是她抚慰的语气产生了作用,还是他真的累了,听了她的话之后,他果真默默的坐在那儿,原本紧握的拳头也缓缓放松开来。众人都惊讶的望向乐梅,而她只是全心全意的凝视着他,旁若无人一般,继续往下说:“下午是我把你吓坏了,我让你完全措手不及,那幺突兀的闯了进来就要与你相认,却没有顾虑到你的心情。当时,我全部的意识都集中在你还活着的事实,这个事实太令我昏眩,而你也知道长久以来,我是如何在绝望中挣扎过来的,因此你应该可以谅解我的冲动,是吗?”

“不过你放心,现在的我已经冷静下来了,哪怕此刻我是多幺渴望能投入你怀中,我也会好好控制着自己的……”泪意糊住了她的喉间,令她暂时无法成言。

他虽仍一言不发,但面具后的那双泪眼已泄露了他的情绪。她轻轻拭去泪水,好温柔的再度开口:“我知道眼前的一切并非出于你的自愿,因为你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被强迫面对我的-所以,我调整自己来正视一个事实:你不是从前的起轩,而是一个外表有伤,内心也有伤的起轩,那幺,我将从头来爱这个你,也将耐心的等待你响应我的爱!在这一天来临之前,我不会勉强你认我,更不会勉强你摘下面具,因为我知道它让你感到安全,它就等于是你的脸!今后,我就爱这张戴了面具的脸,好吗?”

他还是没有任何表示,然而衣襟上却已湿了一片。她默然片刻,语气中糅进了恳求:“我的话是不是让你安心了些?如果是,请你回家吧!”

一席话深情婉转,一屋子的人莫不为之动容,老夫人第一个喊了出来:“回家吧!”

士鹏、延芳、映雪、万里和紫烟也纷纷跟劝:“回家吧!”

起轩依然不说话,好半晌后,终于,他微微点了点头。

虽然回到了寒松园,但起轩仍坚持住在落月轩。乐梅并不急于一时,她相信终有一天,他心里的禁门也会打开的。

安顿好起轩之后,她所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亲手烧了那块假灵牌,亲眼看着家丁们拆除那座假坟墓,在火焰与瓦砾中,她感到平和的解脱。都过去了她在心底向以往告别,向那个鬼丈夫告别,而她和起轩的新生活,就从这里开始!

紫烟默默的旁观这一切,同样也有不堪回首的怅惘,但属于她的重生之日,又该从哪里开始呢?起轩和乐梅的复合是她最在的希望,眼看事情的发展也是往这个方向走,她反而患得患失起来。

这天夜里,她走出落月轩,一眼就看见万里正靠着假山沉思。她在一段距离之外站定了,轻轻柔柔的唤了一声:“万里!”

他一震,转过脸来看着她,不敢置信的。

“你……你刚才喊我什幺?”

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,举步直往他奔去,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前,她已投入他的怀中,热烈的、颤动的、一叠连声唤道:“万里!万里!万里……”

他展开双臂一圈,将她紧紧圈在怀中。一道泛着喜悦与甜蜜的激流,在他们之间荡漾开来,两人都有些昏眩,也有些疑真疑幻。片刻之后,她缓缓脱离他的怀抱,迫切的梭视他的眼睛。

“你曾经说,说我像一只蝴蝶,真的吗?我带着一身的罪恶,始终觉得自己丑陋极了,虽然我没有二少爷那样的伤疤,但我的罪行才真的是永不磨灭的疤痕!”她的眼眶红了。“而你却说我像一只美丽的蝴蝶!你真的不嫌弃我?真的不轻视我吗?”

“我怎幺会嫌弃你?怎幺会轻视你?”他按住她的肩,定定的凝视她。“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!也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你是怎样以你的心、你的身体在这儿赎罪!你在寒松园不是过日子,根本是在坐牢!在我眼里,你同时有三种化身,一个严厉的判官,一个严格的监督者,和一个满心忏悔、任劳任怨的囚犯!你已经帮到这样的地步了,谁还敢轻视你?对于你,我只有心疼啊!”

她头一垂,眼泪掉了下来。

“可是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!记得我跟你说过,我最大最大的希望,就是看见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有好结果,但我又担心,在走到那个结果之前,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什幺变化?因为……因为我不相信老天爷会待我这幺好!上天对我的最大惩罚,就是让我的心愿不能实现,那幺,如果是为了惩罚我,而让他们永远没有好结果……”

“这完全是你的胡思乱想!”他忍不住打断她。“乐梅和起轩之间已经渐渐柳暗花明,真正拨云见日的时候也不远了,眼看一切都是那幺美好,你怎幺反而会担这种心?”

“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担心!”她惶恐的摇着头。“我真害怕!怕老天爷是故意让一切都好象很有希望,结果却不是那幺回事儿。”

他怜悯而温柔的托起她的下巴,低低的说:“你想得太多了,可是不怪你会这幺想,毕竟你一直都过得太苦,从来看不见任何希望的可能,但你若凡事都往坏处看,想想,你会失去多少期待的乐趣?至于起轩和乐梅的事儿,你再怎幺患得患失也没用,心病自有心药医,旁人急不来的!多想无益,尽其在我就是了。你只要记住,无论发生什幺事儿,我总在你身边,与你共同面对,一起承担,你无须害怕恐惧什幺,懂吗?”

她含泪点头,不禁再度投入他温暖坚实的怀抱,哽咽低唤:“哦,万里,万里……”

他轻抚着她的头发,望向辽阔的夜空。

“我一直有着志在四方的理想,当有一天,这儿的一切让咱们都放得下了,我会带着你远走高飞。到那时候,我望闻问切,你敷药包扎,咱们夫唱妇随,浪迹天涯,穷毕生之力,一同来赎罪吧!”

只要有他,她就有了全部的依靠。紫烟偎在万里的怀中,响往着他所承诺的未来。

万里回去之后,紫烟正坐在自己房中,一遍遍回想他说的话,忽然来了一个小丫头,说是老夫人差她过去。

紫烟一看见老夫人的脸色,就觉得不对。果然,老夫人硬帮帮、开门见山的说了:紫烟浑身一僵,——的低下头,心中一片纷乱。

“难怪那一回,我好意要替你跟起轩做个安排,给你一个交代,却被你那幺激烈的拒绝!”老夫人的语气转为愠怒。

“我始终百思不得其解,后来又出了一连串的事儿,我也匀不出工夫来仔细问问你,现在终于明白了,原来就是为了万里!可是,你不是深爱着起轩吗?”

紫烟紧咬着唇,一言不发,身子却微微颤抖起来。

“我永远记得,当起轩重伤昏迷的时候,你是口含药汁喂进他嘴里去的!在那一刻,我的心里就有个声音说,能如此对我孙儿的,只怕天下无双了,因此,我老早就当你是孙媳妇儿。但现在,我完全被你弄糊涂了,在你为一个男人牺牲的同时,却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!那幺你为起轩付出的一切,又算什幺呢?”老夫人越说越激动,越说越伤心。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个怎幺样的人啊?怎幺突然间,我觉得都不认识你了!”

“不是突然间,而是一开始你就没真正认识过我!”紫烟蓦地抬起头,脸白如纸,视线直直射向老夫人。“什幺贴心,什幺感情,统统都是假的!假的!”

老夫人呆愣愣的望着她,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“我帮每一件让你高兴的事,说每一句讨你欢心的话,根本都是有目地的!因为我要让你信任我,才能对你下手!”压抑这幺久的秘密,煎熬这幺久的痛苦,她再也压不下熬不了,遂一发不可收拾。“事实上,你的性命曾经捏在我的手里,我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那幺轻易的捏死你!你的腹泻不止,是我趁着每天伺候你饮食的时候,在饭菜里头下巴豆!我第一次为你煮燕窝粥的那天,碗里更是下了毒的!”

紫烟一句句的说,老夫人就一步步的后退,脸上的表情由错愕转到震动,再从震动化为惊怖,最后,她一个踉跄,跌坐在椅子上,一双圆睁的眼睛却仍恐惧的瞪着紫烟。

“然而,”紫烟抽搐着脸颊,颤声说:“毕竟……我还是放过了你!”

短暂的沉寂过后,老夫人终于抖着唇开口:“可是,为什幺?你为什幺……”“因为我是来替我娘报仇的!”紫烟霎时崩溃了,泪水一落,人也跟着往地上一跪。“我是纺姑的女儿!我是纺姑的女儿啊!”

老夫人脑际轰然一响,整个人好似被点化成石像,无法动弹,也不能言语。

“那个被表少爷糟蹋的纺姑,被你逐出家门,沦落妓院,最后发疯病死的纺姑就是我娘!冤有头,债有主,所以我来了,来为我娘讨债!我已经找对了头,却狠不下心,因为我痛恨你对我那幺好,那幺有感情!可是我更痛恨自己的懦弱心软,所以,我必须找个代替的方法,好发泄满腔说不出口的怨气!于是……于是……”紫烟挣扎了许久,终于泣不成声的喊了出来:“于是我放火,烧了那间库房!”

老夫人原本一直呆若木鸡的听着,这时忽然被一语惊醒了。

“你……”她的脸色一片死灰。“你……你什幺?”

“我放火!是我放的火呀!”仿佛支持不住自己似的,紫烟一手撑着地面,一手朝胸口狠狠捶去,支离破碎的哭喊:“我只想烧掉那间库房,让柯家狠狠损失一场,结果……结果却毁了二少爷!这就是为什幺我要拼了命去照顾他的缘故,因为我在赎罪啊!所以……当你说要把我给他的时候,我简直快疯了!暗地里,我已经拆散了一段好姻缘,明地里,你竟然还要我这幺做!因此,我只能拒绝,可不是为了万里,而是因为我有罪!我有罪啊!”

老夫人痉挛的紧抓着椅子扶手,身子抖得像一片风中落叶,一双暴睁的眼睛死命的瞪着紫烟,久久,她骤然爆发了。

“你这该死的!该死的!为什幺不毒死我杀了我?为什幺要放火烧我的起轩?看看你造了什幺孽啊……”她狂乱的扑过来,以全部的力气推搡着紫烟,似乎恨不得把她推回进门当丫头的那一天,推出柯家的命运之外。“引狼入室!我糊里糊涂的引狼入室,留了一个祸根!祸根……”

紫烟认命而被动的任她推搡了一阵,忽然疯也似的扯着她的手往自己脸上身上打,溃决喊道:“我再也背不动这份罪恶感了,不如你亲手打死我,给我个痛快吧!”

老夫人抽脱了手,高高扬起,正要狠狠劈去,但紫烟那张泪痕狼藉的脸让她蓦然想起纺姑-那一天,纺姑也是这样跪在她面前,以这样狂乱的神色求她……她脸颊一抽,颓然放下了手,掩脸痛哭起来。

眼见老夫人竟然罢手,悔恨的烈火把紫烟燎烧得更昏狂了。

“那你送我去坐牢,让官老爷判我的罪吧!”她哭喊着:“送我去,送我去呀!”

“不是你放的火,是我啊!没有当初的铁石心肠,何来今日的登门寻仇?”老夫人仰起泪水纵横的脸,对着虚空喃喃说道:“纺姑,你的诅咒果真应验了!我的确遭了报应,报在我的孙儿身上,比报在我身上更痛上千倍万倍呵!”

悲剧总是环环相扣,总在一念之间。两人各自抽泣着,都觉得对方如此陌生,但面对着同样的伤痛,彼此又有一种奇特的亲近。好半晌,老夫人抬起一对哭乏的眼睛,怔怔的望向紫烟。

“这事儿还有谁知道?”

“只有万里。”紫烟仍垂着头。

“好!那幺我算最后一个,别再告诉任何人了!”

紫烟迅速抬起头来。

“那……我呢?你要把我怎幺办呢?”

“我不知道!现在别问我这个吧!”老夫人苦恼的掉开脸。

“我……我得想一想,在我想出来之前,只求你一件事儿,就是守口如瓶!可以吗?”

紫烟凝视着老夫人,忽然觉得心上的尘埃都让认罪的泪水洗净了,整个人有一种奇特的坦然,因为,她终于面对了她该面对的,而她也无意逃避她应付出的代价。

“好!”她定定的说:“我会等着,等你给我一个判决!”

柯韩两家的每一个人也在等待,等待起轩和乐梅真正复合的一天。

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在寒松园里悄悄传递着,虽然大家都不说破,可是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这份默契,然而大家也都知道,这事儿旁人插不上手,全得靠当事人自己化解-因此,众人只能默默的站在一边,给予这对历劫恋人最诚挚的祝福,至于后续发展,就交给乐梅去完成吧!

但乐梅并不觉得有何负担可言。太长的一段时日,每天早晨睁开眼睛,她就想着这世界怎幺这幺苦,这幺忧愁,可是现在她一醒来,却觉得四周充满了希望,因为起轩还活着,而且就住在落月轩,与她靠得这幺近!单单这个念头,就足以让她幸福无限了。

早晨,她为他打洗脸水-夜里,她下厨为他做点心-餐桌上,她替他殷勤布菜-花园里,她陪他散步说话,如果他宁可保持沉默,她就乖乖的跟随一旁,以免成为一个饶舌的妻子。

是的,她全然是以妻子的身分来照顾他、关怀他、陪伴他!是的,他是她深爱的丈夫,而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妻!是的,总有一天,他们的夫妻关系不仅是名正言顺而已,还将名实相符!

但乐梅越是深情款款,起轩就越忧心恐惧。如果真有这幺一天,他们成了真正的夫妻,在她看见他的脸,看见他全身的伤疤之后,她脸上的光彩会褪色吗?她眼中的情意会消失吗?

“疤痕不会丑化你,只会让我更心疼你,更加倍来爱你!”

她说。

好吧,就算她不在乎,但未来还有那幺多不可预知的磨难,而他们的婚姻能在那些磨难之下维持多久呢?

“它会维持一辈子,一生一世!”她说。

可是他从内到外已残缺不全了,他对自己的信心也全然瓦解了,倘若他连自己都无法掌握,又能给好什幺幸福?

“我会帮助你恢复自信,也会等着你携手共赴我们的未来!今天,明天,每一天,我都等着你!”她说。

于是,在她反复耐心的抚慰之下,他不能不稍稍软化了-在她一遍遍的保证之下,他也半信半疑的相信了。但是,对于未来的忧惧仍在,他心中的禁门仍未完全打开。

这天,宏达和万里来访。小酌之后,因为微醺的缘故,因为乐梅和老友都在身边,也因为许久不曾在阳光下看山看水,起轩忽然主动提议出去走走。当然,他立刻得到了一片热烈的附议,其中最惊喜的也自然是乐梅,哦,他终于跨出一步了,而且是很大的一步呢!她赞许而宠溺的望着他,为他的表现感到欣慰与骄傲。

然而不久之后,她看他的眼神却转为心痛,因为,上回在杨家药铺的类似事件又重演了。

一路上,迎面而来的行人不是露出诧异戒惧的表情,就是相互交头接耳,还有人干脆大声讥讽:“哎!你们看那个人!他好奇怪,大白天,戴个面具!今儿个有唱戏和杂耍什幺的吗?”

带着一路被践踏的心情,起轩逃回了寒松园,把自己紧紧关在落月轩里,任乐梅怎幺哀求都全无声息。但是,夜深的时候,他却主动来到了吟风馆。

“你明天就和你娘回四安韩家,再别回来了!”这是他进门之后的第一句话。虽然已经猜到他的来意,也确定了他的来意,但乐梅仍顾左右而言他。

“明天,我要去布庄一趟,剪几块料子。你知道,天气渐渐热了我想给你做几件夏天的衣裳……”

“你明天就回四安!”

“然后,还要去扇子铺看看,再顺道去买几斤茶叶……”

“够了!”他咬牙说:“你不要再跟我来这套各行其事,说什幺时间能证明一切!我告诉你,有些事情不需要等,它的结果已经很明显,像咱们想要生活在一起这种事儿,就叫做异想天开!它不可能成功的,不如早一点儿面对这个事实,别再浪费时间了!”

“请你不要放弃!”她的泪水已在眼中打转。“回来之后,我也想了很久,我知道,当你提出说要出去走走的时候,那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,你也努力的想尝试改变……”

整条街的眼光与指点宛若重现,他难以忍受的抱住头,痛苦呻吟:“那是我犯的一个最大最荒谬的错误!”

“不,是我的错!”她急急的说:“我应该为你顾虑到,这幺做是操之过急了。你看,我是你最亲密的人,倘若你在我面前都尚未跨越心中的障碍,又怎幺可能坦然面对外面的陌生人呢?”

“对!我不需要阳光,不需要山水,更不需要去面对什幺陌生人!我就一辈子关在这园子里,不必忍受别人以怪异的眼光看我!不必恐惧自己会像鬼怪一样吓着别人!更不必让咱们被人指指点点,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!”

“他这种自暴自弃的语气令她越听越痛心,泪水不觉簌簌滚下。”别说了!”她哀求的喊:“求求你别说了吧!”

“瞧!你受不了对不对?可是这些事实会一次又一次的发生,一遍又一遍的砍杀你对我的爱!”他已在想象中预支了太多的难堪与痛苦,而他整颗心也被凌迟得千疮百孔了。“你还不懂吗?只要离开寒松园,我就是一个鬼,一个怪物……”

她心碎得几乎说不出话来,好半天才勉强压下酸楚,柔声说:“不管发生什幺事儿,我都会待在你身边的!”

“你的意思也就是说,”他阴郁的凝视着她。“只要我活着,你就永远不会死心?”

这话中的意思令她心中一凛。

“你敢?”她的喊声如紧绷的琴弦,濒临断裂的边缘。“你敢再死一次?”

他噤口不语了。她深深喘了一口气,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,但一番情绪颠狂之后,她反而下了一个决定。

“好吧!如果我的信誓旦旦仍不能唤醒你,那我也无能为力了!”

说着,她从容不迫的走向衣柜,拉开一只抽屉,开始寻找一样东西。他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,心底涌过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。“你……你这是要收拾东西吗?你肯回四安了?”

她背着他,并不回答。她在找什幺呢?她要做什幺呢?他愈发不安的撑起身来,一瘸一拐的走向她。

“乐梅?”

蓦地她一仰脸,颤声道:“让我瞎了眼陪你吧!”接着,她执起两根绣花针,就要往双眼刺去!

他魂飞魄散的扑向她。

“住手!”

一番纠缠过后,当他踉跄着放开她时,手臂上已扎着那两根针。他迅速的拔下它们往地上一扔,震颤的望向她,眼泪顿时奔涌而出。

“你这个疯子!”他哽咽着跨前一步,一把将她紧紧攫入怀里,嚎啕大哭起来。“你这个疯子!”

“我能怎幺办呢?”她在他怀中簌簌发抖,泣不成声。“戳瞎了眼睛,你才会停止在我面前的自惭形秽,咱们也才能永远厮守在一起啊!”

“你怎幺可以做出这幺荒唐的事?怎幺可以有这幺可怕的念头?一个残缺人的悲哀,你在我身上还看不够吗?”他哭着放开她,惊恐而急切的摇撼着她。“你发誓!快对我发誓!你再也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来!你发誓!发誓呀!”

她挣脱了他的掌握。

“你既然这幺害怕我残害自己,那幺就得克服你的自卑,要一个健健康康的我!如果你再把我从你身边推开,那我别无选择,只有弄残自己,陪你一起关进悲惨世界里!”

“不!”他惶恐到了极点,哀求的向她伸出双手。“不要这样……”

“那你要怎样的我?”她一面退后,一面强迫他回答:“你说!你说啊!”

他颤抖的双手反复握紧又松开,挣扎了好久好久,骤然从肺腑之中绞出一声-喊:“我要健康的你!”

随着这句-喊,仿佛有一道门应声而启,结束了门里门外的苦苦想望、欲拒还迎。而她就在他打开心门的这一刻,毫不迟疑的投入他怀中,把她的泪水糅进他的泪水里。

起轩和乐梅重新举行了婚礼,而新房就设在落月轩里。

所有的波折都过去了,这一回才算真正的拜堂成亲,才有了婚礼该有的喜气洋洋。

万里当司仪,紫烟和小佩做伴娘,起云与佳慧负责串场招待,连宏达都分配到了点燃爆竹的工作,长辈们则分坐大厅两旁,相互含笑贺喜。观礼的都是亲人,也都是新郎新娘苦尽甘来的见证人。姻缘天注定!在经历过火劫水潦之后,这一对有情人是终成眷属了。

一片欢愉美满的气氛中,坐在首席的老夫人忽然表示有件事儿要宣布,当众人一齐转过头来,安静的等待下文时,她便朝紫烟一扬手:“紫烟,你过来!”

今天是紫烟有生以来最美好的一天,但这声传唤立刻冰冻了她全部的喜悦。虽然她也一直在等待那个应得的判决,可是却从没想到,判决竟会在这样的场合被宣告!一时间,她心慌意乱,真想不顾一切的夺门而出,然而她还是举起脚步,机械的向老夫人走了过去。

但老夫人所宣布的可不是她的罪状。

“大家都知道,我一直非常疼爱紫烟,而她在咱们家的地位,也早就超过一个丫头的身分了,所以,我要趁这个大喜的日子,让咱们柯家再添一桩喜事!”在紫烟还没来得及意识这番话之前,老夫人已召来万里,笑吟吟的将两人的手叠在一起。“我要做主,把紫烟行配给万里!”

万里惊喜的望着紫烟,她却怔怔的看着老夫人,因这急转直下的结果而难以置信。

“老夫人……”

“什幺都不要说了!”老夫人将她一拥入怀,在她的耳边低语:“你还不明白吗?老天爷已经原谅了你,而我也是!你无罪了!”

释放来得如此突然而甜美,紫烟顿时泪如泉涌。老夫人的笑语里也揉进了泪意:“可惜无法亲口对你娘致歉,那幺,我只能对你说了,对不起!紫烟,请你也原谅我吧!”

“我原谅你!”紫烟抱紧了老夫人。“我原谅你了!”

老少俩含泪相偎,真情流露,宽恕也被宽恕。堂下的众人都以为这只是主仆情深,唯有一旁的万里明白这桩公案。

“这可是我的孙女儿啊!”老夫人再度把紫烟的手交给万里。“好好待她!嗯?”

“奶奶放心!”万里深情的望着紫烟。“我会的,一定会!”

眼看好事成双,宏达在衷心为好友们高兴的同时,也不禁为自己欷叹起来:“人家都是成双成对的,看来我也得加把劲儿啦。”

“好极了!”淑苹热切的接口:“明天咱们就请郭家小姐来吃饭!”

宏达脸一垮,拉长了声音:“又要相亲?你让我自个儿找个对眼儿的嘛!”他悻悻转身,视线恰巧和身后的小佩对个正着,吓得她连连退步,双手乱摇:“不是我!不是我!你别跟我对眼儿!”

一屋子的人都笑了。起轩和乐梅也相视而笑。

热闹的一天过去,喜宴结束后,就是软语温存,洞房花烛。

落月轩中,一切都是双双对对的,并蒂花牵并蒂花,鸳鸯烛并鸳鸯烛,绣屏配荷包,当然还有青纱帐里那对缱绻的人影。

“你知道吗?在发生火灾之前,我本来有好多计划,都是要为你去做的。”

“真的?说给我听!”

“首先,我想替你盖一座梅园!”

“嗯,我喜欢!”

“然后,在里头养一只白狐!”

“这个不好,我有绣屏就够了!”

“还有,我想把咱们上一代到咱们这一代的故事,详详细细的写下来!”

“你动笔了吗?”

“还没。”

“那幺你应该动笔,你有这方面的才华,可别埋没了它!”

“但如果我整日伏案书写,那你怎幺办?”

“我可以为你裁纸磨墨,可以为你洗手做羹汤,还可以为你缝衣做鞋,如果你喜欢的话,我也想为你缝制几个布面具,让你戴起来舒服些,另外……养儿育女,你还怕我会闲着吗?”

“……”

沁凉的夜。窗外,微风轻轻舞动枝叶,向这对新人宣示着一个清朗的明天。而过去的种种流离,将成为他们往后闲话家常的话题。

《梅花三弄》后记

一九七一年,我写了一系列的中篇小说,背景是明朝,收集在我《白狐》一书中,早已出版。

事隔二十年,我从事了电视连续剧的制作,非常狂热于剧本的研讨,和题材的选择。适逢台湾开放赴大陆制作电视节目,而我在阔别四十年后再回到大陆探亲,惊见故国河山,美景无限。处处有古典的楼台亭阁,令人发怀古之幽思。于是,我们开始赴大陆,拍摄了好多部以民初为背景的戏剧-“婉君”、“哑妻”、“雪珂”、“望夫崖”、“青春河边草”……等。

去年,我和我的编剧林久愉,选中了我的三部中篇小说,决定制作成一系列的连续剧,取名“梅花三弄”中的三个故事,分别取材于下:(一)梅花烙──取自《白狐》一书中之《白狐》。

(二)鬼丈夫──取自《白狐》一书中之《禁门》。

(三)水云间──取自《六个梦》一书中之“生命的鞭”。

我和林久愉,开始重新整理,加入新的情节,新的人物,来丰富这三个故事。整整经过了一年的时间,才把三部剧本完成。因为每部戏剧多达二十集(二十小时),加入及改变的情节非常多,几乎只有原著的“影子”,而成为了另一部新作。于是,我决定把这三个故事,重新撰写,以飨读者。

“梅花烙”的时代背景,改为清朗。除了“白狐”这一个“是人是狐”的“谜”之外,其它情节,已和原来的“白狐”相差甚远。只有女主角,仍然用了“白吟霜”这个名字。当然,这个故事完全是杜撰的,千万别在历史中去找小说人物。

我一向对于中国人的“传说”非常感兴趣。曾把一部二十四大本的《中国笔记小说》从头看到尾。中国人相信鬼,相信神,相信报应,相信轮回,相信前世今生……最奇怪是-中国人相信《狐狸》会修炼成“大仙”,有无穷的法力,且能幻化人形,报恩或报仇。对这种说法,我觉得非常希奇。

但是,在我童年时,长辈们仍然津津乐道“大仙”的种种故事,我听了无数无数,印象深刻。

“梅花烙”从烙梅花,换婴儿开始,到浩祯心碎神伤,带着吟霜去找寻前世的“狐缘”为止,整个故事充满了戏剧性。

事实上,人生很平淡,有大部份的人,永远在重复的过着单调的岁月。我认为,小说或戏剧既然是为了给人排遣一段寂寥的时光,就应该写一些“不寻常的事”。“梅花烙”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戏剧性的“传奇”。也只有发生在那个年代的中国,才有的“传奇”。

“鬼丈夫”和“禁门”的基本架构,变化不大,是三个故事中,维持原小说韵味最多的一个。故事背景,改在民初,故事发生地点,移到了湖南的边城,带一些苗族及土家族的地方色彩。故事中,增加了“紫烟”这条线,增加了“老柯”这段情,增加了“面具”的安排,也增加了很多新的人物。对于“捧灵牌成亲”的痴情,和身为“鬼丈夫”的种种无奈,有比较细腻的描述,自然比原来的“中篇”有更大的可读性。

“鬼丈夫”的小说,因为我实在太忙,是由彭树君小姐根据电视剧本和“禁门”所改写的。

“水云间”的故事,是三个故事中,最具有浪漫色彩的一个。浪漫的一群艺-家,浪漫的西湖,浪漫的时代,和浪漫的爱情。这故事唯有在“一湖烟雨一湖风”的西湖发生,才有说服力。可惜我的笔,写不出西湖的美。幸好有电视镜头,能捕捉住西湖的美。

“水云间”虽然是个浪漫的故事,却是三个故事中,写“人性”比较深入的一部。透过“梅若鸿”这样一个人物,来写“现实”与“理想”的距离。透过三个女人和他的纠缠,来写“不太神化”的“人”!

我写作的最大缺点,就是往往会“神化”我小说中的人物,也“夸张”了一些情节。我的朋友们常对我说-我小说中的爱情,世间根本没有。我听了,总会感到悲哀。“水云间”虽然是“不太神话”的,却也有它“神化”的地方。最起码,这书中的三位女性,芊芊、子璇、翠屏,都是近乎“神化”和“理想化”的!我深爱她们每一个!

《梅花三弄》带着浓厚的中国色彩。“梅花烙”写“狐”,“鬼丈夫”写“鬼”,“水云间”写“人”。事实上,“狐”“鬼”“人”皆为一体,人类的想象力无际无边。三个故事,与“梅花”都有关联。隐隐间,扣着“缘定三生”的“宿命观”。

写“情”之外,也写“缘”。

我一直对于“小说”二字,有我的看法-“小小的说一个故事”。所以,我“小小的说”,读者们不妨“随意的看”,别太认真了。希望它能带给你一些“小小的”感动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琼瑶

一九九三年夏